天宫二号和神舟十一号这两发火箭是他任总师后的第一次发射任务-和田新闻
点击关闭

振动系统-天宫二号和神舟十一号这两发火箭是他任总师后的第一次发射任务-和田新闻

  • 时间:

小海绵生日宴

「那個本子現在已經不用了,因為現在這些數據存在計算機標準件庫里,重量都能自動算出來。但對安全這件事,永遠戰戰兢兢、永遠不放過一個瑕疵,成了刻在骨子裡的東西。」他說。

「載人火箭的理想狀態是一度故障工作,二度故障安全。」張智說,每次發射都有風險,但要把風險控制在底線之上。「出現一度故障不影響正常的工作,如果再有故障出現,就是二度故障,也能保證航天員安全返回地面。」

2003年,中國航天員首次進入太空。

航天工業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一個國家基礎工業的實力。從「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」,到「站在世界前列尋求更大突破」,中國運載火箭,在不同的歷史時期,承載着中國航天的光榮和夢想,使命必達!

張智參加《開講啦》。資料圖張智對一次「超重」的「教訓」印象深刻。最早設計逃逸系統時,張智要對飛行器每個結構做重量分配,安排總體參數。沒想到千算萬算還是在螺釘、螺栓的小細節上出現了問題。

2013年,嫦娥三號發射成功。

航天科技集團一院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及其設計團隊所獲部分榮譽。中國青年網記者 張瑞玲攝

張智。資料圖張智和團隊帶着分秒必爭的緊迫感,反覆分析飛行數據,得出結論,這就是POGO振動(縱向耦合振動)。

2017年,中國第一艘貨運飛船天舟一號成功發射。

「缺課,就必須補上」2003年10月15日,神舟五號飛船由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成功發射,將中國的第一位航天員楊利偉安全地送入了軌道。23小時后,楊利偉平安返回地面,這是中國載人航天的重大突破,發射場一片歡騰!專家評價:「火箭表現堪稱完美!」

2012年,中國首位女航天員進入太空、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啟動區域性正式服務。

張智認為:「振動牽扯到的是生命,決不能存在這種不可控的危險狀態!」

2016年,中國第一個空間實驗室天宮二號成功發射。

1999年,中國第一艘無人航天實驗飛船神舟一號發射升空。

「一個產品出問題是有可能的,但我兩個產品都不行了,這裏邊有問題。」張智忐忑起來。

張智。中國青年網記者 張瑞玲 攝

「載人火箭更多強調的是安全性,絕不能放過一個瑕疵,也永遠在改進的路上。」張智說。

1988年,中國發射氣象衛星風雲一號。

歡騰的人群中,時任火箭總體副主任設計師張智卻皺着眉頭。因為他注意到楊利偉經歷了一個很不舒服的振動,楊利偉這樣描述:「當火箭飛行到三四十公里高度的時候,火箭和飛船發生了急劇抖動,產生了共振,那種十分痛苦的感覺,讓我的五臟六腑都快碎了,我感覺我不行了,要撐不住了,振動二十六秒之後,這個振動慢慢減輕,如同一次重生。」

1956年,中國組建火箭、導彈研究院——國防部第五研究院(即現在的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)。

「後來有一次我問翟志剛,感覺怎麼樣?他說:好!平穩!舒服!從2003年到2008年,我們用了五年的時間,就是為了把『不舒服』的『不』字去掉,變成『舒服』。」

「跟着走永遠成不了第一!跟着人家容易,自己在前面最難。年輕一代應該能看到中國已經站在航天領域前沿,這就意味着中國將進行越來越多的創新。」撫摸着「神箭」,張智目光炯炯:「時刻歸零,迎接更大的挑戰,不放過任何瑕疵,只要按照科學規律做事情,未來就有可能走出一條別人沒走過的路!」(記者 楊月 張瑞玲 實習記者 曹若鴻)

2007年,嫦娥一號發射成功。

2011年,中國發射第一個目標飛行器。

這時的張智依然懸着一顆心。他一個人悄悄走到二樓儲物間,給遙測系統負責人撥通了電話。「發射時我看到有幾個數不太對,這幾個數還挺重要,是我們後續在載人飛行時用於地面故障診斷的數。我就問她:你看沒看到有幾個數不太對?」遙測系統負責人笑了,告訴張智:「那幾個數是對的。」張智那顆懸着的心,這才放了下來:「完全是由於緊張,把該看對的東西看錯了。但緊張是一個比較好的狀態,它能讓你仔細去想問題。」

POGO振動是一個世界性的航天發射難題,早在上世紀60年代,美國大力神Ⅱ火箭在發射過程中,就曾出現POGO振動。振動嚴重時,極有可能導致飛行試驗失敗。

對負責總體設計的張智來說,任何瑕疵都意味着「缺課」,他絕不能容忍。

了解張智的人都知道,他待人平和,很少生氣。在一次產品調度會上,某一分系統為了省事,在某一產品長度發生變化后,按慣例仍冠以同一名稱,只在長短編號上做了標識,違反了「一種產品只能有一個名稱」的規定。在繁瑣複雜、工程量極大的航天工作中,到底是應該執行標準還是慣例?在標準完全可以執行的情況下,與標準有衝突的慣例還應該執行嗎?這一問題時常拷問着每一位航天工程(603698,股吧)師。張智的回答是,「我們所有的規定,都是歷史上出了問題,得到的教訓,必須嚴格執行,容不得一點馬虎!如果連這些基本理念都沒有,會議就沒有開的必要!」那是他少有的一次生氣,在他看來,「標準就是標準」,絕無商量餘地。後來,經過多次協調,分系統按照張智的意見,對產品圖進行了修改,此類問題再也沒有發生過。

上世紀90年代初,我國載人航天事業剛剛起步。1992年,28歲的張智擔任了載人航天飛行任務運載火箭逃逸系統的技術負責人,承擔逃逸系統的總體研製工作。當時,國際上只有前蘇聯和美國有相關研究,「我們沒有辦法看實體產品,有效信息就是收集到的有限公開資料。」研製工作舉步維艱。

「時刻歸零,迎接更大的挑戰」

「之前由於實驗條件不具備,火箭並沒有進行縱向的振動實驗。既然是『缺課』,就必須補上!」於是,他牽頭成立了POGO振動研究小組,進行POGO穩定性分析方法的研究工作。此後整整五年,為驗證振動產生的原因,反覆試驗和穩定性計算是他們的家常便飯。「神舟六號飛行任務結束后,我們看了數據,發現振動還存在,只是量級比原來小得多。」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。最終,小組確定了用變能量蓄壓器的方式加以控制,從而成功地避開了POGO振動。「2008年9月28日,遙七飛行回來之後,我們從數據上看,再也找不到POGO振動的蹤影了。」

1975年,中國發射第一顆返回式衛星。

2019年,天宮二號返回地球!

張智。資料圖反覆檢查后,原來是由於開關位置變了,才會亮燈,虛驚一場!第二天早上起床,張智感到自己牙疼,照照鏡子,腮幫子腫起來老高。指揮員數着「五四三二一,點火!起飛!」助推器分離,一二級分離,整流罩分離,器箭分離!「一直到這個時候,我都覺得大廳里一片寂靜,好像沒人在呼吸,一直到指揮員報太陽能(000591,股吧)帆板展開,整個大廳里的掌聲才響起。」

「我沒給單個重量才幾克的螺釘分配質量,想着它能有多重呢,就歸到『其他』里了,結果沒想到這些螺釘、螺栓太多了,加起來居然有80公斤,大大超出了我們的預料。」複查時才發現,這次用的螺釘、螺栓質地是鋼的,比以前鋁的密度要大3倍。後來為了精確統計質量,老同志們把螺釘、螺栓、電圈等所有零件挨個仔細稱量,才弄清楚。「我記得老同志傳給我一本東西,手寫的,啥型號的螺釘、電圈多少克,都密密麻麻記錄著。」

2019年,嫦娥四號實現人類首次月背軟着陸。

長征二號FT2火箭和長征二號FY11火箭一起出廠,8月3日從北京出發,8月6日到達酒泉衛星發射中心載人航天發射場。此時,張智和團隊已在技術區準備了34天。陪火箭從技術區一步一步走到發射區,大家都揪着一顆心。第二天,點火與緊急關機線路檢查過程中,故障檢測系統有一台設備,加電后它的燈應該亮一秒然後熄滅,但測試發現這個燈一秒后依然亮着,出問題了?換備份設備,這個現象還是存在!

天宮二號與神舟十一號載人飛行任務順利完成,為後續空間站建造運營奠定了更加堅實的基礎!

張智。中國青年網記者 張瑞玲 攝

「如果這兩發火箭失利,天上沒有天宮實驗室,後續的任務會戛然而止,並且可能會失去我們英雄的航天員,因此這兩發火箭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。」張智團隊給這次任務定義為「核心之戰」。

永遠戰戰兢兢、如履薄冰,永遠渴望挑戰、渴望超越,即使已經到了知天命的年齡,談到那次騰飛,他依舊像個興奮的孩子。

要做到這種絕對的安全,任何一個細小環節的疏忽都可能導致前功盡棄。

1981年,中國第一次用一枚火箭成功發射一組三顆衛星。

2005年,中國進行第二次載人航天飛行。

1990年,中國用自行研製的長征三號運載火箭發射衛星。

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飛行時序圖。資料圖

2014年8月,張智開始擔任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總設計師。2016年,天宮二號和神舟十一號這兩發火箭是他任總師后的第一次發射任務。

1970年,中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東方紅一號發射。

長征二號FT2火箭負責將天宮二號實驗室送入軌道,長征二號FY11火箭負責將神舟十一號飛船送入太空,隨後神舟十一號飛船與天宮二號對接形成組合體,景海鵬、陳冬2名航天員進駐天宮二號,進行為期30天的駐留,在軌飛行期間,完成一系列空間科學實驗和技術試驗。

如今,我國的逃逸系統已處於國際領先水平。

2010年,嫦娥二號發射成功。

2008年,中國進行第三次載人航天飛行。

「神箭」即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,自1992年開始研製,1999年首次發射並成功將中國第一艘實驗飛船「神舟一號」送入太空。該型火箭目前已發射13發,發發圓滿成功。55歲的張智為該型「神箭」的總設計師。

「不放過一個瑕疵,成了刻在骨子裡的東西」

今日关键词:深圳房价全国第一